清明

Betty飛也似的逃離台北

回到溫暖老家的時間也不過週三的凌晨2點

彷彿

逃離了工作崗位

逃離了多雨的冷

逃離了陰冷的屋

一切都會因此而好轉起來

Betty恐怕是很需要睡眠的啊

每天的夢裡都出現不同的場景

像單元劇一樣來來回回的上演著

黑眼圈

沒有放過Betty

盤據著的

是不快樂的憂鬱

還是操心的焦慮

Betty自己也很疑惑

飯後散步去看了老家附近的新建案

王先生說Betty看起來很有台北客的味道

因為台北客對於屋裡的某些東西愛不釋手

王先生的嗅覺如此靈敏

不枉Betty對於那房子戀戀不忘….

對於Betty近日來的疑惑

polly丟給Betty

張小喵丟給Betty

凌晨2點的Betty對著這兩個字發呆了

有誰

要來跟Betty聊聊天呢

我想知道答案

或許也不是很想

只是想有個人對著我的頭咚咚咚啊~~

發佈留言

清明

Betty飛也似的逃離台北

回到溫暖老家的時間也不過週三的凌晨2點

彷彿

逃離了工作崗位

逃離了多雨的冷

逃離了陰冷的屋

一切都會因此而好轉起來

Betty恐怕是很需要睡眠的啊

每天的夢裡都出現不同的場景

像單元劇一樣來來回回的上演著

黑眼圈

沒有放過Betty

盤據著的

是不快樂的憂鬱

還是操心的焦慮

Betty自己也很疑惑

飯後散步去看了老家附近的新建案

王先生說Betty看起來很有台北客的味道

因為台北客對於屋裡的某些東西愛不釋手

王先生的嗅覺如此靈敏

不枉Betty對於那房子戀戀不忘….

對於Betty近日來的疑惑

polly丟給Betty

張小喵丟給Betty

凌晨2點的Betty對著這兩個字發呆了

有誰

要來跟Betty聊聊天呢

我想知道答案

或許也不是很想

只是想有個人對著我的頭咚咚咚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