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UA

早上起床 天氣黑的恐怖

夾七夾八的下了一場烏雲雨

嚇壞了出門上班的Betty

晴天娃娃 今天會來嗎?

上午 台灣之光王建民勝投

在office的大螢幕上看到大大的「TAIWAN」

Betty著實感動了好一會兒

只可惜老闆不大方

硬生生的剝奪了我身後那面大牆壁成為全場注目焦點的機會

黯然關掉

NTUA 在2006的中秋

Betty初次見面 哈機咩媽西爹

蜿蜒的山坡路一路向上

火紅的牆 映著不遑多讓的綠 閃閃的耀著眼

極古的瓦甕 對著幾何造型的極現代 暗暗泛著幽光

寬闊的關渡平原踩在腳底 每過一個彎就有一處風景

Betty恣意的吹著風 惠蓀這個大力士的故事悠悠晃過腦袋

柳樹下的蓮花池向著陽的蓮花 大大的DAVINCI招牌

藝術的殿堂 Betty有幸一窺

數學裡有一個「中央極限定理」

對母群體而言當樣本數夠多時 就會趨近於常態分配

還有趨近於零 、趨近於無限大、趨近於一定比例……..

Betty很想鄉愿的拿來硬凹一下

如果「趨近」是一個很理想的境界

實際上而言就是在告訴人們它的「不可能」

是不是?


  • 留言者: 曲兒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6-10-28 02:00:42

的確是的 就像絕對零度是-273c而事實是<br />
我們最多只能做到-272.999c

發佈留言

NTUA

早上起床 天氣黑的恐怖

夾七夾八的下了一場烏雲雨

嚇壞了出門上班的Betty

晴天娃娃 今天會來嗎?

上午 台灣之光王建民勝投

在office的大螢幕上看到大大的「TAIWAN」

Betty著實感動了好一會兒

只可惜老闆不大方

硬生生的剝奪了我身後那面大牆壁成為全場注目焦點的機會

黯然關掉

NTUA 在2006的中秋

Betty初次見面 哈機咩媽西爹

蜿蜒的山坡路一路向上

火紅的牆 映著不遑多讓的綠 閃閃的耀著眼

極古的瓦甕 對著幾何造型的極現代 暗暗泛著幽光

寬闊的關渡平原踩在腳底 每過一個彎就有一處風景

Betty恣意的吹著風 惠蓀這個大力士的故事悠悠晃過腦袋

柳樹下的蓮花池向著陽的蓮花 大大的DAVINCI招牌

藝術的殿堂 Betty有幸一窺

數學裡有一個「中央極限定理」

對母群體而言當樣本數夠多時 就會趨近於常態分配

還有趨近於零 、趨近於無限大、趨近於一定比例……..

Betty很想鄉愿的拿來硬凹一下

如果「趨近」是一個很理想的境界

實際上而言就是在告訴人們它的「不可能」

是不是?


  • 留言者: 曲兒
  • Email:
  • 網址:
  • 日期: 2006-10-28 02:00:42

的確是的 就像絕對零度是-273c而事實是<br />
我們最多只能做到-272.999c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