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蔓聊天

蔓 說:

嗯,,本來沒人陪也是可自己去的啦

蔓 說:

事情會好轉的,目前的狀況是必然的過程

蔓 說:

不過很累就是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自己想明白就好

蔓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最近也陷入一種迷惘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不過拜拜大概 有用

蔓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大概得有空自己想個透徹

蔓 說:

什麼事呢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在思考自己想要怎樣的生活 適合跟怎樣的男人在一起

蔓 說:

嗯,,我想也是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目前工作我還算滿意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生活也不賴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可是不想被這樣的問題困擾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當然要好好想一想

蔓 說:

是的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有什麼好建議嗎

蔓 說:

選項是什麼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這是申論題吧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或者我是當局者迷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是旁觀者清 可以點我一下

蔓 說:

我想分項回答

蔓 說:

但你目前的狀況,我只知道部分

蔓 說:

你是指你要不要去花蓮生活的那件事嗎

蔓 說:

還有其它的考量點

蔓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不想去花蓮了

蔓 說:

嗯,那你在考慮的內容是什麼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因為被個女人搞毛了

蔓 說:

你為何有這種困擾

蔓 說:

哦~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現在總覺得 自己是因為男人想跟我在一起而在一起

蔓 說:

哦~~你終於驚覺了啊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或是都是別人喜歡我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到底喜歡誰呢

蔓 說:

你哦,,那個人還沒出現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那之前那個竹科工程師呢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應該是喜歡他的吧

蔓 說:

比較接近

蔓 說:

但他會讓你吃足苦頭,就像我現在一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等我一下 電話中

蔓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回來

蔓 說:

講得挺久的嘛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問肢病障鑑定的是

蔓 說:

我剛也接到了幾通這類的電話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最近心情都因為事情很多覺得煩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們肢病障的學生又麻煩 因為需要無障礙空間

蔓 說:

我也是,

蔓 說:

覺得自己變弱了,

蔓 說:

不過,工作能力還保留一些

蔓 說:

不然就整個人掛點

蔓 說:

能離開特教組其實 裡深處有點高興

蔓 說:

但教務處也算是個未知數

蔓 說:

人是很不穩定的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覺得煩 源自於自己不喜歡事情忽嚕忽嚕就「做完」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有任何意義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在特教也很久了 離開一下 說不定有新的視野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這兩天 連教務主任都叫我考慮輔導室

蔓 說:

考慮輔導室什麼

蔓 說:

之前說的接主任的事嗎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是滴

蔓 說:

你覺得呢

蔓 說:

你的基礎行政資歷是不是就這一年特教組長呢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以做行政的角度看 跳得快 對我而言 不是壞

蔓 說:

但我不認為,若就長久來看,組長層級是真正做事情的層級,值得歷練長點的時間,對於之後接主任會較有廣大的視野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但是心裡有一個聲音 我不想進輔導系統 會悶死我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還有衛生、訓育、教學組這些有趣的組想要做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進了輔導室 怕一輩子就會悶在輔導室了

蔓 說:

呵,,你可以做得很活潑啊,,只是是啊…可以多做幾個組,再做主任,會比較厚實

蔓 說:

非常有可能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高中輔導室的功能有限

蔓 說:

你當了輔導主任,還有可能下來當訓育嗎

蔓 說:

所以囉,,,一起來接教學組吧,,,有伴嘛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有跟主任說 如果我一定要接一個不是特教的工作 我想先去當訓育或是衛生

蔓 說:

搞不好我的煩躁可以因此而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帶社團 還有打掃學校的廁所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也煩 跟我一樣的理由嗎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煩到對他大吼大叫 叫他別來台北煩我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有夠糟的情緒

蔓 說:

呵,,理由當然不同,是換工作的壓力吧

蔓 說:

所以,才會希望你也來教學組一起打拼啊

蔓 說:

你這樣對他,那他真是可僯,遭受無妄之災呢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換工作應該充滿新鮮感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不過也有因為他本來就不是我要的男人的樣子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對他的態度趕到厭煩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所以大發脾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可憐的男人

蔓 說:

唉,,,我早就看出來

蔓 說:

不過,他畢竟也讓你感受到熱戀

蔓 說:

雖然,已經快沒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什麼叫做早就看出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就請你給我建議咩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擬就見死不救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壞朋友

蔓 說:

哦~我可以當他的面說,你們不適合嗎

蔓 說:

喂..那時不知道是誰在說,去花蓮也一樣,沒差的哦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是不能當面說 但是私底下你也 告訴我

蔓 說:

哦,,,我沒告訴你,你自己不是就會知道了嗎

蔓 說:

而且,我也沒告訴過你我覺得他不錯,很適合你吧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去花蓮 是 差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如果是一個我覺得對的男人

蔓 說:

我如果把話講死,你搞不好會撐得更久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是 講 啥屁話都 說

蔓 說:

那天回家時,我和我的那個學生朋友,有談到你們

蔓 說:

那我幹嘛講屁話咧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連個屁話都不肯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談啥

蔓 說:

呵,,

蔓 說:

我在觀察啊

蔓 說:

看我們的預測什麼時候會應驗

蔓 說:

沒想到這麼快,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所以 我的下一個疑問就是

蔓 說:

不過,那時聽到你說他要你不要去花蓮,我其實還覺得,嗯這個男的或許還有一點良 啊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那什麼樣的人適合我

蔓 說:

嗯,,我想想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總不是會是一個事業有成 成熟穩重的男人吧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在我生活中 好像遇不到

蔓 說:

可以不斷的給你驚奇

蔓 說:

的人

蔓 說:

不見得是要那種老芋啊

蔓 說:

而且那個驚奇不是特定要做給你看的

蔓 說:

是他本身就充滿那個,

蔓 說:

嗯,,有個比喻不錯,他自己是個活水

蔓 說:

你現在那一個,需要的是靠你灌溉,所以你會累會煩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是 這個我大概懂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好吧 那Elvis出局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sky 我多觀察

蔓 說:

哇,這可跟我無關哦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跟你無關

蔓 說:

幹嘛要我當罪人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只是在強化印證我的想法

蔓 說:

sky嗎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想法總要有人認同 才會有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那天我載韻年回家 我們兩個在車上一個多小時也有討論

蔓 說:

哦,,

蔓 說:

說來聽聽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韻年覺得他們在追我

蔓 說:

你先說,我去上廁所…

蔓 說:

是哦~~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說應該是 就開始討論起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去上吧

蔓 說:

那sky是比較有機會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應該說 他比較有趣一點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Elvis就是個好男人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感覺上 有趣的人我比較有興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可是跟sky在一起 不大可能 太不搭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他到不失為一個好朋友人選

蔓 說:

嗯,,我同意

蔓 說:

他不是你要的

蔓 說:

你應該也不是他要的

蔓 說:

但你們可以很有得聊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恩 我也覺得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是 喝玩樂的好朋友

蔓 說:

sky在找尋可以讓他成長的人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恩 是的 找尋可以讓他忘掉過去的女人

蔓 說:

他雖然外在看起來很能玩,但他一直受到限制

蔓 說:

自己的限制吧我想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呵 不過他現在這個樣子 是他很努力的成果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這點讓我欣賞他

蔓 說:

嗯,,,你們走一段倒也無妨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他也是個會不斷帶新話題的人 不會無聊的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不會 我們是好朋友倒是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從一見面我就知道 那種吵死人的舞池中間

蔓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不是要去拜拜

蔓 說:

6點,等同事電話

蔓 說:

有點好多了

蔓 說:

但還是要去8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敗個心安無妨

蔓 說:

那不是 安

蔓 說:

我是恩主公的信徒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不是好多了就去拜心安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蔓 說:

沒騙你啊,,,

蔓 說:

我每次有事去了,都會解決呢

蔓 說:

所以呢,,我就只拜恩主公呢~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哇 他真照顧你

蔓 說:

嗯啊,,我是善女嘛

蔓 說:

信女

蔓 說:

今天有個聲音叫我非去不可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去去去 那就去

蔓 說:

時間還沒到啊

蔓 說:

你要下班了吧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是不想加班

蔓 說:

明天還想把晤談的事,一次趕完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前兩天都 運動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好像去運動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蔓 說:

我也是,兩天沒會死,所以昨天硬是要去

蔓 說:

接教學組長時,要通知我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前兩天被綁在學校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會拉 這種事少不了你

蔓 說:

感覺你會來當伴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兩天 動 好像肥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蔓 說:

今天去囉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恩 想去了

蔓 說:

嗯,,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恩 滾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發佈留言

和蔓聊天

蔓 說:

嗯,,本來沒人陪也是可自己去的啦

蔓 說:

事情會好轉的,目前的狀況是必然的過程

蔓 說:

不過很累就是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自己想明白就好

蔓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最近也陷入一種迷惘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不過拜拜大概 有用

蔓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大概得有空自己想個透徹

蔓 說:

什麼事呢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在思考自己想要怎樣的生活 適合跟怎樣的男人在一起

蔓 說:

嗯,,我想也是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目前工作我還算滿意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生活也不賴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可是不想被這樣的問題困擾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當然要好好想一想

蔓 說:

是的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有什麼好建議嗎

蔓 說:

選項是什麼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這是申論題吧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或者我是當局者迷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是旁觀者清 可以點我一下

蔓 說:

我想分項回答

蔓 說:

但你目前的狀況,我只知道部分

蔓 說:

你是指你要不要去花蓮生活的那件事嗎

蔓 說:

還有其它的考量點

蔓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不想去花蓮了

蔓 說:

嗯,那你在考慮的內容是什麼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因為被個女人搞毛了

蔓 說:

你為何有這種困擾

蔓 說:

哦~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現在總覺得 自己是因為男人想跟我在一起而在一起

蔓 說:

哦~~你終於驚覺了啊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或是都是別人喜歡我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到底喜歡誰呢

蔓 說:

你哦,,那個人還沒出現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那之前那個竹科工程師呢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應該是喜歡他的吧

蔓 說:

比較接近

蔓 說:

但他會讓你吃足苦頭,就像我現在一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等我一下 電話中

蔓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回來

蔓 說:

講得挺久的嘛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問肢病障鑑定的是

蔓 說:

我剛也接到了幾通這類的電話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最近心情都因為事情很多覺得煩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們肢病障的學生又麻煩 因為需要無障礙空間

蔓 說:

我也是,

蔓 說:

覺得自己變弱了,

蔓 說:

不過,工作能力還保留一些

蔓 說:

不然就整個人掛點

蔓 說:

能離開特教組其實 裡深處有點高興

蔓 說:

但教務處也算是個未知數

蔓 說:

人是很不穩定的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覺得煩 源自於自己不喜歡事情忽嚕忽嚕就「做完」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有任何意義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在特教也很久了 離開一下 說不定有新的視野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這兩天 連教務主任都叫我考慮輔導室

蔓 說:

考慮輔導室什麼

蔓 說:

之前說的接主任的事嗎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是滴

蔓 說:

你覺得呢

蔓 說:

你的基礎行政資歷是不是就這一年特教組長呢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以做行政的角度看 跳得快 對我而言 不是壞

蔓 說:

但我不認為,若就長久來看,組長層級是真正做事情的層級,值得歷練長點的時間,對於之後接主任會較有廣大的視野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但是心裡有一個聲音 我不想進輔導系統 會悶死我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還有衛生、訓育、教學組這些有趣的組想要做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進了輔導室 怕一輩子就會悶在輔導室了

蔓 說:

呵,,你可以做得很活潑啊,,只是是啊…可以多做幾個組,再做主任,會比較厚實

蔓 說:

非常有可能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高中輔導室的功能有限

蔓 說:

你當了輔導主任,還有可能下來當訓育嗎

蔓 說:

所以囉,,,一起來接教學組吧,,,有伴嘛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有跟主任說 如果我一定要接一個不是特教的工作 我想先去當訓育或是衛生

蔓 說:

搞不好我的煩躁可以因此而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帶社團 還有打掃學校的廁所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也煩 跟我一樣的理由嗎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煩到對他大吼大叫 叫他別來台北煩我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有夠糟的情緒

蔓 說:

呵,,理由當然不同,是換工作的壓力吧

蔓 說:

所以,才會希望你也來教學組一起打拼啊

蔓 說:

你這樣對他,那他真是可僯,遭受無妄之災呢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換工作應該充滿新鮮感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不過也有因為他本來就不是我要的男人的樣子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對他的態度趕到厭煩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所以大發脾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可憐的男人

蔓 說:

唉,,,我早就看出來

蔓 說:

不過,他畢竟也讓你感受到熱戀

蔓 說:

雖然,已經快沒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什麼叫做早就看出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就請你給我建議咩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擬就見死不救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壞朋友

蔓 說:

哦~我可以當他的面說,你們不適合嗎

蔓 說:

喂..那時不知道是誰在說,去花蓮也一樣,沒差的哦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是不能當面說 但是私底下你也 告訴我

蔓 說:

哦,,,我沒告訴你,你自己不是就會知道了嗎

蔓 說:

而且,我也沒告訴過你我覺得他不錯,很適合你吧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去花蓮 是 差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如果是一個我覺得對的男人

蔓 說:

我如果把話講死,你搞不好會撐得更久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是 講 啥屁話都 說

蔓 說:

那天回家時,我和我的那個學生朋友,有談到你們

蔓 說:

那我幹嘛講屁話咧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連個屁話都不肯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談啥

蔓 說:

呵,,

蔓 說:

我在觀察啊

蔓 說:

看我們的預測什麼時候會應驗

蔓 說:

沒想到這麼快,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所以 我的下一個疑問就是

蔓 說:

不過,那時聽到你說他要你不要去花蓮,我其實還覺得,嗯這個男的或許還有一點良 啊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那什麼樣的人適合我

蔓 說:

嗯,,我想想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總不是會是一個事業有成 成熟穩重的男人吧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在我生活中 好像遇不到

蔓 說:

可以不斷的給你驚奇

蔓 說:

的人

蔓 說:

不見得是要那種老芋啊

蔓 說:

而且那個驚奇不是特定要做給你看的

蔓 說:

是他本身就充滿那個,

蔓 說:

嗯,,有個比喻不錯,他自己是個活水

蔓 說:

你現在那一個,需要的是靠你灌溉,所以你會累會煩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是 這個我大概懂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好吧 那Elvis出局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sky 我多觀察

蔓 說:

哇,這可跟我無關哦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跟你無關

蔓 說:

幹嘛要我當罪人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只是在強化印證我的想法

蔓 說:

sky嗎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想法總要有人認同 才會有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那天我載韻年回家 我們兩個在車上一個多小時也有討論

蔓 說:

哦,,

蔓 說:

說來聽聽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韻年覺得他們在追我

蔓 說:

你先說,我去上廁所…

蔓 說:

是哦~~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說應該是 就開始討論起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去上吧

蔓 說:

那sky是比較有機會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應該說 他比較有趣一點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Elvis就是個好男人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感覺上 有趣的人我比較有興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可是跟sky在一起 不大可能 太不搭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他到不失為一個好朋友人選

蔓 說:

嗯,,我同意

蔓 說:

他不是你要的

蔓 說:

你應該也不是他要的

蔓 說:

但你們可以很有得聊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恩 我也覺得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是 喝玩樂的好朋友

蔓 說:

sky在找尋可以讓他成長的人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恩 是的 找尋可以讓他忘掉過去的女人

蔓 說:

他雖然外在看起來很能玩,但他一直受到限制

蔓 說:

自己的限制吧我想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呵 不過他現在這個樣子 是他很努力的成果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這點讓我欣賞他

蔓 說:

嗯,,,你們走一段倒也無妨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他也是個會不斷帶新話題的人 不會無聊的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不會 我們是好朋友倒是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從一見面我就知道 那種吵死人的舞池中間

蔓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你不是要去拜拜

蔓 說:

6點,等同事電話

蔓 說:

有點好多了

蔓 說:

但還是要去8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敗個心安無妨

蔓 說:

那不是 安

蔓 說:

我是恩主公的信徒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不是好多了就去拜心安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蔓 說:

沒騙你啊,,,

蔓 說:

我每次有事去了,都會解決呢

蔓 說:

所以呢,,我就只拜恩主公呢~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哇 他真照顧你

蔓 說:

嗯啊,,我是善女嘛

蔓 說:

信女

蔓 說:

今天有個聲音叫我非去不可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去去去 那就去

蔓 說:

時間還沒到啊

蔓 說:

你要下班了吧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是不想加班

蔓 說:

明天還想把晤談的事,一次趕完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前兩天都 運動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好像去運動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蔓 說:

我也是,兩天沒會死,所以昨天硬是要去

蔓 說:

接教學組長時,要通知我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我前兩天被綁在學校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會拉 這種事少不了你

蔓 說:

感覺你會來當伴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兩天 動 好像肥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蔓 說:

今天去囉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恩 想去了

蔓 說:

嗯,,那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恩 滾了

Betty_幻化黑白鍵上的彩蝶 說:

發佈留言